卫计委神秘文件“现身” 互联网医院前途难料

摘要

卫计委神秘文件“现身” 互联网医院前途难料,“互联网医院要在两周内全部注销?”传说中,一份文件的出现,犹如投石入湖,在互联网医疗圈引起轩然大波。

卫计委神秘文件“现身” 互联网医院前途难料

法治周末记者 仇飞

“互联网医院要在两周内全部注销?”传说中,一份文件的出现,犹如投石入湖,在互联网医疗圈引起轩然大波。

自5月9日开始,陆续有医疗自媒体晒出国家卫计委办公厅发布的《互联网医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该征求意见稿指出:“所有已经设置审批的互联网医院、云医院、网络医院等,设置审批的县级以上地方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应当在本办法公布后15日内予以撤销,并按照规定重新对其互联网诊疗活动实施管理。”

网络截图看,这是一份被设定为“不予公开”的征求意见稿,于4月28日拟定。

“文件目前还没有公开发布,只是一个征求意见稿,内容以后还会有变化。”5月11日,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医疗资源处的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证实了该文件的真实性。

业内人士透露,已有多家涉及“互联网医院”业务的企业针对征求意见稿内容,逐条向国家卫计委反馈意见。

互联网医院筹备仍照常进行

今年3月,银川市政府与丁香园等全国17家互联网医疗企业签约,启动建设互联网医院基地。

丁香园副总裁、丁香医生负责人初洋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征求意见稿流出后,丁香园正在银川布局的互联网医院工作进度并未受到影响,银川卫计委没有叫停丁香园在当地的筹备工作。

“银川出台了一系列扶持互联网医院发展的政策,并对互联网医院颁发牌照,但这只是当地的行政许可,如果征求意见稿出台,银川的相关政策将面临与上位法冲突的问题。”中国人民大学法治与社会治理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旭指出。

征求意见稿规定,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医疗机构,不得使用互联网医院、云医院、网络医院等名称,而“应当使用《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名称”。

事实上,目前绝大部分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医疗机构都称自己为互联网医院、网络医院。

5月22日,记者登录好大夫在线、平安好医生等APP发现,其均能提供在线诊疗服务;而今年刚挂牌的湖北省互联网医院、宁夏互联网医院等提供互联网诊疗服务的医疗机构的名称也未变更。

对此,好大夫在线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好大夫在线的互联网医院项目目前正常运行,已就征求意见稿向国家卫计委反馈意见。

“一旦征求意见稿正式出台,相关已备案运营的互联网医院首先面临的就是更名问题,而已获准开展医疗业务的范围也可能面临调整。”一位不愿具名的移动医疗创业公司工作人员向法治周末记者分析道。

利好慢病管理

按照征求意见稿,允许开展的互联网诊疗活动限于医疗机构间的远程医疗服务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提供的慢病签约服务。慢病签约服务由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组织家庭医生,利用互联网技术为签约的慢病患者提供基本医疗服务,医疗机构不得对首诊患者进行互联网诊疗活动。

“这对从事慢病管理和搭建医联体平台的企业来说是利好消息。”互联网医疗观察人士李子君指出,文件中规定互联网诊疗活动必须由实体医疗机构提供,且面向的是非首诊的慢病患者,这意味着“互联网+家庭医生”的慢病管理模式得到肯定。

法治周末记者以慢病管理为关键词在App Store搜索发现,相关的APP超过70个,其中以血糖管理类居多。例如,阿里健康去年推出“父母关怀计划”,提供家庭医生血糖管理服务,为消费者根据自身需求搭配社区医生提供服务。

“现阶段慢病管理方案服务的范围,仅围绕在根据血压、血糖等核心医学数据监测指标,给出饮食和睡眠等方面的基本建议,且大部分建议的相似程度高,距离慢病患者的个性化需求有差距。”艾瑞咨询分析师吴宇静认为,未来根据患者丰富的医学、生活数据,再结合环境等因素,能为患者提供有效的多维度具体行为方案,将是未来慢病管理方案的核心发展方向。

“健康咨询”未被明确排除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征求意见稿是就互联网诊疗活动作出规定,并未提及当下很多互联网医疗企业从事的互联网健康咨询服务。

“的确在条文中没有明确排除,这对未来执行或许会带来模糊性,让诊疗和咨询混淆。”上述移动医疗创业公司工作人员指出。

5月13日,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第十三届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上,就征求意见稿的出台背景进行了解读。她表示,互联网医疗主要分为核心业务和非核心业务,核心业务也就是诊疗服务,即看病开药;非核心业务是围绕着诊疗以外的,给患者、医生、医院提供的一些服务,比如医疗信息查询、咨询、挂号、支付等。

“对非核心业务,要疏导结合,核心业务以外的互联网+技术的应用和发展,我们是鼓励的。”焦雅辉在论坛上说。

法治周末记者搜索发现,绝大部分互联网医疗企业都提供健康咨询服务,仅有部分可开具在线处方。例如,好大夫在线医生版APP的“在线执医”功能,可以为患者开具电子处方。

“电子处方可以看作是咨询和诊疗之间清晰的分水岭,因此不触及处方流转、药品配送等诊疗业务的医疗咨询,应该不受征求意见稿的影响。”吴宇静认为。

从近两年密集出台的相关政策来看,利用互联网提供健康咨询服务,是被政府鼓励和倡导的。例如,去年12月《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五”卫生与健康规划的通知》就提出,“积极发展疾病管理、居民健康管理等网络业务应用,推进网上预约、线上支付、在线随访、健康咨询和检查检验结果在线查询等服务”。

初洋告诉记者,丁香园目前C端的业务主要是丁香医生,向用户提供医疗咨询,即使征求意见稿落地,也会继续开展此项业务。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在丁香医生APP“找医生”服务上,支付页面会注明“医生的回答只作为健康咨询类建议,不作为诊断和治疗依据”。

与实体医院合作成出路

征求意见稿“互联网诊疗活动应当由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提供”的规定,被业界解读为“堵住了纯线上互联网医院的路”。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进驻银川互联网医院基地的互联网医院大都采取纯线上模式,而采用该模式的好大夫在线银川互联网医院自去年12月上线以来,已为98.5万患者提供诊疗服务。

李子君认为,纯线上的运营模式看似发展态势良好,但不排除误诊、数据泄露等一系列风险,需要承认的是,互联网医疗技术应该有边界和规范,此次征求意见稿并不是对纯线上互联网医院的监管收紧,而是过去的监管存在真空。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现行法律规范执业医师法、《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等对纯线上互联网医院无论从名称上还是诊疗范围上,从没有过任何界定。

“与纯线上相比,对依托实体医院的互联网医院的监管本身就有法可依,征求意见稿在一定程度上属于细化规则。”上述移动医疗创业公司工作人员预测,“即使互联网医院真的被整体叫停,以微医为代表、深入嵌入传统医疗行业服务流程的互联网医院,也可能利用自己早已嵌入传统医疗机构的服务能力优势,协助大型公立医院,组建跨区域、高层次、优势互补的医联体,而在政策风波中独善其身。”

  • 我的微信号seqite
  • 扫一扫添加微信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tuxihu
  •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weinxin

我的微信号 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号seqite
  • 扫一扫添加微信好友
  • weinxin
avatar
色奇特飞机杯新品抢购
色奇特飞机杯冰点价促销
色奇特飞机杯感恩回馈
色奇特飞机杯秒杀抢购 保密发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